萌萌:神性与自我救治——在期待的门槛上

  • 时间:
  • 浏览:0

   读书,或许会有这一 字、词、语录使你被击中一样黯然失声,在寂静中,它们悄无声息地洞穿心灵,使外在的语言时不时 向心灵深处涌去。而心灵深处时不时 一片如此 边界的开阔地。那里并没哪些本源的位于能支撑起语言,恰恰相反,语言混沌地、无意识地在那里沉睡着,是涌入的语言在那里立起边界,激发出语言自身的隐喻的生动性,使反身的观照成为原因分析分析。

   一生中,是那我遭遇的读书的经历使读书成为祈祷,成为同忏悔关联着的祈祷,太少太少 后者往往隐蔽着,象另一有有两个捉摸不住的中介,它指引到祈祷,让我个人所有在祈祷中消逝。但那我的遭遇并否有太少太少的。它已否有单纯的读书,太少太少 在超验的背景派位于的我个人所有的语言事件,既是自由,也是自律,是对神性的领悟。

   薇依的《期待上帝》是那我一本能想要忏悔或祈祷的书,她的用“期待”立起的拒绝的“门槛”;她的在中途的全神贯注的目光;她内心敏感的苦难和对“不幸”的爱的祝福;她对“挚爱”的相关性的揭示……使你无法拒绝忏悔和祈祷,无论你的经历是单一还是富有,是切近还是遥远。尤其是富有和遥远。原因分析分析唯其富有才更不能提纯和清洁;唯其遥远,才更容易在张力中形成参照的空间跨度。

   一、拒绝进入的期待

   在欧陆宗教思想史上,薇依以拒绝洗礼、拒绝进入教会,用我个人所有的生命和思想形塑成并否有原型的基督信仰的基督徒著称。但在不同的思想背景上,她的隐喻的指向却是多方面的。

   她的“期待上帝”用拒绝进入的门槛标示期待:

   “我时不时 等待图片在这确切的位置上,在教会的门槛上,一动太少太少 动地 ……(期待着),(这一 词比patienlia耐心优美多了!)”。[i]

   在这里,“门槛”在直接性的意义上,已具有双重的指向,既是对教会明确的否定性的指向,也是对上帝的肯定性的指向。这肯定性的指向是通过“期待”实现的。在这里教会和上帝明确地被分离了,因而门槛即期待。这期待并否有就含有着拒绝,拒绝对期待目的的设定即拒绝对期待目的的任何实体化倾向。更具体地说,这里拒绝太少太少 期待,拒绝和期待并否有太少太少 另一有有两个悖论式的命题或悖论式的表达,它从拒绝的或期待的实体性的对象回到拒绝或期待自身。因而这拒绝进入的期待成为另一有有两个隐喻的起点。

   这期待使上帝步入受苦和不幸者之中——上帝不须在教会用权力高高垒起的圣坛上,太少太少 在彼岸的天国。上帝通过十字架的交叉点,通过灵魂,走向亲戚朋友,成为亲戚朋友中的居间者。

   这亲戚朋友,是我和你,是挚诚的友谊、亲密无间的关系,是我和你贴己的贴心话,而否有集团的、集权主义语录语,甚至否有的是集体语录语。因而这亲戚朋友,恰恰否有主观的意义之源,否有语录的先验性前提,否有坚定的主体性。这亲戚朋友否有握有真理原因分析分析任意裁决他人的一群。正是他,作为真正的他人的上帝,来到亲戚朋友之间,松动了亲戚朋友的坚固,阻止了亲戚朋友上升为主体的任性的傲慢与偏见,使集权者不敢假真理或上帝之名,上帝由此成为“我”的自省的界限。

   薇依反复阐述的拒绝入教的思想,不能浓缩在那我语录中——“而集权主义的影响正是使用这另一有有两个词:amathema sit(逐出教门)。”[ii] 她公开宣称,“我站在所有一切原因分析分析这另一有有两个词而不能了进入教会——这一 普天下的汇合地——的事物那一边。我站在那一边,尤其原因分析分析我我个人所有的才智也是哪些事物之一”。而“才智是纯粹地、严格地属于我个人所有的”。[iii]

   使我想要通向上帝的,或使上帝能来到我身边的,是我的虔诚的目光。原因分析分析信仰从来否有集体的、团体的事情,太少太少 真实的我个人所有对爱、信念和智力这另一有有两个纯粹我个人所有的官能进行沉思。

   对纯粹我个人所有的官能进行沉思,使沉思否有思某物,太少太少 在思某物的同时回到思自身。它不能集中注意力,集中注意力太少太少 回到思自身。用薇依语录说,“注意力是并否有努力,跟我说是最大的努力,怎么才能 让,这是并不否有定性的努力。”[iv]

   薇依对“注意力”作了双重的、意义关联但指向不同的阐释。

   一是宗教意义的:

   宗教否有它物,而仅存于目光中。要使我个人所有的目光始终牢牢地注视着上帝。“这一 目光首先是全神贯注的目光,在这目光中,灵魂排除了我个人所有所有内涵,以在自身容纳他所注视着的那我个人所有和他的实际具体情况。不能了全神贯注的人不能做到这一 点。”[v] 这里“他人”并否有就包括作为他人的上帝,因而他人和上帝是不能互相置换的。

   一是纯思意义的:

   “集中精神在于暂时停止思考,在于让思想呈空闲具体情况怎么才能 让让物渗透进去,在于把不能利用的各种已有的知识置于思想的边缘,但又位于较低的层次上同思想脱离接触。对各种特殊的原因分析分析形成的思想来说,思想应当象另一有有两个站在山上的人,他眺望着前方,同时又看见我个人所有脚下的树木和平原,但他并如此 正眼去看哪些东西。尤其,思想应当是空闲的,它等待图片着,哪些太少太少 寻找,但随时准备在我个人所有赤裸的真理中接受将要进入之物。”[vi]

   因而在中途的、全神贯注的目光,既是纯粹我个人所有的信仰形式,也是并否有消除当下的在场性、还原生成性的语言妙招 。

   但在薇依这里,更重要的,还是并否有我个人所有的信仰形式。

   二、不幸与不幸的区分

   在薇依的词典里,不幸成为另一有有两个本体论的范畴。不幸否有受苦,否有不义造成的因而否有的是不义不能消除的。受苦涩并否有事实描述,不义却是对并否有事实的价值判断或道德评价。这并否有事实原因分析分析有联系,如不义造成受苦,但不须重叠,原因分析分析受苦不须一定是不义造成的。

   在受苦与不义的关联之外,使受苦成为不幸的是灵魂的伤害,原因分析分析反过来说,灵魂的伤害是不幸的特征。

   “在受苦的领域里,不幸是与众不同的,特别的,不可挽回的事情,它同一般的受苦删剪不同。不幸位于灵魂并给它打下深深的烙印,这烙印是不幸所独有的,是受奴役的印记。”因而,“不幸是并否有生活的彻底否定,是并否有仅次于死亡的东西”。[vii]

   不幸是本体论的,原因分析分析不幸是和心俱来的。它不须以社会层面上社会关系的变动而变动。不幸是人类通过任何手段、包括最美好的社会特征否有能消除的生存之偶然。它同不义并如此 必然的关系,原因分析分析有偶然的关联位于,那原因分析分析它那想要在偶然性的任何关联之中——自然灾害,历史机遇的丧失,或我个人所有经历的失误,这当然包括人被偶然地卷入社会不义所造成的灾难性后果里。

   〈我迷惑于这区分之前 ,我长时间地在这一 区分前逗留,几乎丢

   失了我想要不须幸中引伸出来的真正重要的问提 〉

   不幸时不时 我个人所有的,原因分析分析不幸与灵魂相关。

   不幸使我个人所有的自我救治成为问提。

   更尖锐的问提是不幸的我个人所有的自我救治怎么才能 才能 原因分析分析?灵魂丧失原因分析分析的不幸一定得用灵魂的复苏来救治么?

   薇依的不幸概念那想要隐含着它自身的解答:挚爱。原因分析分析不幸作为本体论范畴并否有太少太少 十字架上的上帝的问提层面的展开或引伸。怎么才能 让不幸太少太少 不幸,而不能了取得本体论意义的地位,除非它作为结果太少太少 原因分析分析,它不能成为所谓“终极的”原因分析分析或根据。

   薇依的“不幸”概念引导着“期待”的理解,即这期待归根结底是对上帝的挚爱的期待。她的上帝太少太少 挚爱并否有。

   在一系列区分中揭示不幸,在区分中将不幸作为本体论范畴确立起来,薇依虽然 是通过并否有问提学描述的妙招 达到的。这一 描述太少太少 还原,即还原到我个人所有作为肉身的人位于于世的基本生存的相关性具体情况。在这一 相关性具体情况的还原中,隐藏着另一有有两个将灵魂安置在身体之中——而否有身体之外——的一个女人宗教哲学家进入宗教信仰的独特妙招 。

   “受苦”是另一有有两个相关词,它不同于苦难,太少太少 同于痛苦。苦难除社会的不义造成的灾难性后果外,还包括一切非人力所能预测、提防的偶发事件所造成的灾难性后果,它含有向社会流布的普遍性状,不须特定地落到谁的身上,落到谁的身上都一样,太少太少苦难有并否有对人冷漠不关心的自然性。即便是另一有有两个社会的行为,如战争,也是社会的自然、社会化的自然。而受苦,已具体地落实到另一有有两个我个人所有的身上,它时不时 另一有有两个具体的我个人所有的身体性的承受。而痛苦,当然指精神性的痛苦,则是我个人所有的感觉,在我个人所有的痛苦的感觉中,心理直抵精神的负重反省。受苦在这里成为关联苦难向痛苦沉积的或然性的中介环节。它有很大的可变性,或可指向性。但也原因分析分析就太少太少 自我沉寂、自我消失着的。

   薇依敏锐地抓住了受苦的可指向性,她区分了由受苦而指向心灵的并否有不幸。

   并否有不幸是这一 受苦原因分析分析伤及灵魂,使灵魂受损。这一 受损的程度非常宽泛,它原因分析分析有最强烈的心理形式如冷峻、绝望乃至仇恨,或是逐渐减损而有怨恨、烦闷、消沉甚至麻木。

   另并否有不幸是受苦引起精神性反省而倾空肉体承受的世俗的积怨,让灵魂空明以接纳上帝的挚爱。

   前并否有不幸是尘世的,负面的。

   后并否有不幸是升华的,面向上帝的。

   但不管为什么在么在会 样,归根结底,承受着各种偶然性的、终有一死的身体是不幸的,人在不幸中找到了我个人所有的灵魂,或灵魂那我地俯身于不幸,它原因分析分析成为不幸的同谋,使不幸者无可挽回的不幸;原因分析分析赐福于不幸,使人在痛苦中因挚爱的包容而欢愉。

   这里痛苦和欢愉的同时是以身、心断裂为前提的。上帝即挚爱成为身-心的居间者。这里上帝同样不能置换为他、他人。上帝或他人如同瓦解“亲戚朋友”一样瓦解了我的“身心一体”的虚妄。即这里身不能了归结为心,心太少太少 能归结为身,它们的区分是亲密的,并正原因分析分析这一 亲密才构成真正的区分。这太少太少 不幸与不幸的区分。

   当灵魂成为不幸的同谋时,人生活在过去的不幸留下的——缠绕着、窒息着当下生存的绝望、仇恨、烦闷、消沉、麻木中。过去的不幸比当下的不幸更难摆脱,原因分析分析这不幸已通过心理的中介而实体化而深深地陷落在过去时之中了。

   当不幸倾空我个人所有成为接纳上帝挚爱的赐福的不幸时,这不幸在这一 刻已摆脱了时间的羁绊成为无时间的、非实体的,它的命名,无论是不幸还是痛苦,也都原因分析分析成为非实指性的中介概念。亦即,它时不时 在转换中的。

   三、作为自我相关的中介的挚爱

   〈 中止了哪几个日子,再回到这里。

   仍如此 把握说我是作好了充分准备才重新进入这一 问提。但

   我有虔诚的目光,对上帝,也对你,薇依。哪几个日子了,我期待

   着亲戚朋友在文字中遭遇。这文字不止有了你的,太少太少 止是我的,太少太少

   神性的启示和召唤。

   神性时不时 对“我”的固置底坚硬性的瓦解。

   神性才是在相关性中挚爱着的。 〉

   在不幸和不幸的区分中,或说体现着这不幸和不幸的区分的,是挚爱。

   不幸与不幸的区分已达到了并否有层次的转换。这是问提学还原的彻底所打开的超出一般神学的眼界。在这一 层次的转换中,另一有有两个不幸瓦解了那我曾作为生存本体论范畴的不幸。或更准确地说,那作为生存本体论范畴建立起来的不幸因那我不幸——赐福的不幸——倾刻瓦解了。不幸由此成为不幸的悖论。当然并否有每另一有有一我个人所有都能置身于不幸的悖论。而不能了置身于不幸悖论的人,一定是被不幸的命运拖着走的人,不幸当然仍是他的本体论的规定,或不如说必然性的规定。

   薇依对挚爱作了并否有双关的描述。

挚爱既是不幸倾空我个人所有对上帝献身的挚爱;又是通过我我个人所有的不幸来显示上帝对我的拯救的挚爱——在这一 拯救中,我并如此 背叛自身太少太少 得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gouwany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5953.html 文章来源:《断裂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