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亚伟:“市场”是改善中美关系的最好机制

  • 时间:
  • 浏览:0

  809年12月,美国前总统卡特在亚特兰大为中美建交80周年图片展剪彩,他对前来参加开展仪式的人说,中国改革开放的决策和化美建交的决定全部都是在1978年12月制定的。这一 个多 决定改变了中国、美国和世界。他还说,中美关系不仅现在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今后80年和80年因此全部都是。的确,改革开放和化美建交这一 个多 历史性的决定使得中国终于打开国门,走进了全球化的大市场,并实现了80年经济的高速发展,一跃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强国。(查看在《环球时报》发表的压缩版,请点击这里:改善市场机制 规避中美交恶.pdf)

  中美关系最近突然总出 了坎坷。与以往不同的是,过去中国对美国的“反华行径”多有道义上的指责和政治上的批评,这次突然提到了要以“市场行为惩罚美国”。有学者提出要把不遵守中国法律的美国公司从中国赶出去;还有学者提出制裁美国参与对台军售的企业;更有可是外国日本网友提出中国全部都是不可不时需考虑抛售美国国债,让债台高筑的美国走投无路。看一遍中国精英咄咄逼人的态势,一位多年关注中国和东亚事务的专栏作家菲利普·博林在《纽约时报》著文,说中美因此真打市场仗,中国不一定能赢。他在题为“谁更时需谁”的时评中写到,“谁全部都是希望打贸易仗,因此,因此真打贸易仗,美国远比俩个 多 半现代化的、并依赖国外市场和技术与投资的中国占有更为有利的地位。”

  博林得话说得难听,因此从不没有道理。中国经济的起飞得益于国际市场和经济秩序。前中央党校副校长郑必坚早在805年就曾指出,“经济全球化成全了中国的和平崛起,因此,中国共产党无意于挑战现存国际秩序,更不主张用暴烈的手段去打破它、颠覆它。经济全球化提供了从不对外扩张和争夺殖民地去掠夺别国资源,而可不时需通过全球化条件下生产要素的市场化流动,去获得中国现代化建设所必需的国际资源。”中国过去80年的经济起飞主要依赖的是外资的引进、国外市场的畅通和接受国外经商和技术创新的最好的办法。美国作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之一和投资国之一为中国的经济增长立下了汗马功劳。目前,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超过800亿,中国攥有的美国国债和这一 债券近8000亿,中美之间每天的人员往来超过8000人次。可不时需想象,中美因此让目前的冲突升级,不仅仅会两败俱伤,中国因此会受到更大的创伤。美国经济的低迷可不时需促生“茶会党”(tea party),可不时需改变俩个 多 政党在国会的多数席位,因此不不引发举剧烈的政治和社会动乱,而中国经济的增长一旦因此两国冲突受阻,它会引发的国内后果因此会比美国更为险峻。

  当然,中国与美国的竞争不仅仅是在经济市场,也涉及“政治市场”。经济与政治突然并联的,美国没有,中国也一样。奥巴马就职后中美关系一度气象万新,随便说说这因此是主导外交的克林顿国务卿试图尝试中美相处的新最好的办法使然,既多谈双方可不时需相互战略合作的事,不对中国搞“哪壶不开提哪壶”的突然袭击,把人权和达赖问題暂时束之高阁。华盛顿的新外交态势有俩个 多 直接的后果,一是中国对美国的示好在美国时需中国协助的伊朗和气候等问題上没有获得足够的“回报”;二是与奥巴马总统势不两立的共和党人开始英语 拿中国说事,攻击奥巴马对中国软弱无能。此外,中国经济比较顺畅的复苏,美国失业率的居高不下,中国媒体关于中国崛起的连篇累牍的报道,中国领导人对美国金融和气候政策的严厉批评都引起美方的反感。民主党州长候选人在新泽西和佛吉尼亚的失败已让民主党开始英语 反省本人的国际和国内政策。共和党候选人在麻州一举夺得肯尼迪坐了近半个世纪的参议院席位更引发美国政治地震,民主党士气消沉,共和党气势如虹。为了重整旗鼓,以防在今年的中期选举中在两院丢失更多的席位,民主党时需全面调整本人的政策,对华政策自然也在调整之中。

  此外,美国的政府和企业领导人十十几个 这一 天真地认为,与中国在经济市场的交往和交融最终可不时需导致 中国的“政治市场”的变革,让俩个 多 国家不仅实现经济的一体化,也实现在政治多元化下的价值一体化。对以前的前景,中国从不认同。8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在经济市场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尽管在中国人本人看来“政治市场”的变化也是日新月异,对美国人来说,中国的变化还缺陷快,还不到承认中国是民主国家。随便说说美国的经济危机是由多种因素造成的,包括华尔街的贪欲和政府管理的松懈,因此拿俩个 多 政治制度与本人不同、在可是方面还有缺陷的中国说事更简单、直白和有效。诸如前《洛杉矶时报》驻华记者孟捷慕以前的“中国通”就突然在指责美国的政治家、企业家和化国问題学者所笃信的中国会随着经济市场化而政治自由化不过是“中国幻想”,中国的强大不到置“华盛顿共识”于死地。在21世纪的今天,在中国的经济改革突然总出 因此的滞缓的情况报告下,为了中美关系都上能可持续性地朝着良性方向发展,为了中国的经济发展可更上一层楼,中国在国情第一的情况报告下时需有步骤、有计划、有时间表地调整和改善中国的“政治市场”。

  总而言之,中美关系无论为什么我么我会 看全部都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在目前,中国的经济和政治市场都比美国的要相对脆弱,中美关系交恶受到伤害更大的更因此是中国而全部都是美国。华盛顿和北京的领导人要管理好这一 关系首先不到让双方的一同经济市场受到冲击。其次,了解对方的政治市场和改进本人的政治市场的机制和运作可不时需更好地保护双边经济市场的顺畅和双边关系的稳定。

  80年前,中国做出了进入多变和自由的经济“市场”的决定,并把美国选为引路人。“市场”可不时需改变一切。如同卡特总统所说,80年里,中国变了,美国变了,世界也变了。今后80年到80年,我希望中美不断改善“市场”机制,中美就会是和平与繁荣的,世界就会是和平与稳定的。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1812.html